国医郭子光治疗口腔溃疡医案一则

大医档案

郭子光(1932-2015),首届国医大师。曾任成都中医药大学教授,全国著名老中医专家带徒第三批导师,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。

来源:《当代名老中医典型医案集——五官科分册》,贺兴东、翁维良、姚乃礼著。人民卫生出版社

-1-

案例

杨某,女,42岁。2005年 10月 30日初诊。口腔溃疡发作 1周。

初诊:患者 5年前曾因口腔黏膜反复溃疡治疗乏效而来诊治,现已 5年余未发。 1周前感到脘痞、头昏、面浮,其后口腔内黏膜出现疼痛性溃疡点,恐他医难治,远道专程来医。现症见:患者唇内及颊内黏膜有疼痛性白色溃疡点数个,周围呈淡红色。素易怕冷,血压亦略偏低,患口疮后既怕冷又觉手足心热,胃胀不适,略有头晕,晨起面目有浮肿感,口易干,入夜后痰多色白。小便略感不畅,大便无异常。察其面部色淡少华,精神略似不振。测血压为 13. 3/ 8kPa( 100/ 60mmHg)。舌质淡,舌苔薄微腻,脉沉弱略滑。诊断为口疮。

证属阳虚失固,浮火上炎。乃因患者久病阳虚不振,阳不化阴。内寒外逼,阴不潜阳,则虚阳上浮。若夹中焦不运之湿上逆,口腔溃疡疼痛、面目晨起浮肿可由之而生。虚火夹湿循太阴之经而达四肢,可见手足心热,气化无力则小便可感不畅。津不上承,故口干,湿气泛溢,故苔微腻。

治当先扶正温阳,滋阴潜阳,引火归原。方用潜阳丹合三才封髓丹加减。处方:制附片(先煎)20g酥龟甲先煎 30g砂仁后下 15g黄柏 15g炙甘草 6g熟地黄 15g地骨皮 30g麦冬 20g谷芽 30g 5剂,每日 1剂,水煎服。配合外用北细辛 8g,捣细加面粉调成团敷脐部,以协助引火归原。

并嘱忌食辛辣刺激食品,以防躁动浮火。

复诊(2005年 11月 25日):服上方 3剂,症状大减,共服 5剂而诸症平息。目前尚有神疲、头昏、冲热、手心热、睡眠欠佳、小便有余沥未尽感等,欲请进一步调理。察其面部色淡少华,精神略显不振。查小便常规无异常,测血压为 100/ 60mmHg。脉沉细弱。舌质淡,舌苔薄微腻。

此为经扶正温阳、滋阴潜阳、引火归原治疗后,口疮虽平,尚余下肝肾不足,阴虚而虚火上逆。若不调理,口疮仍会复发。

治以滋肝补肾、潜降虚火为主。方用二至丸合五子衍宗丸加减。处方:女贞子 20g墨旱莲 20g金樱子 30g覆盆子 20g续断 20g炒杜仲 15g菟丝子 15g枸杞子 15g地骨皮 30g生地黄 15g石决明先煎 20g谷芽 30g枳壳 15g白豆蔻 10g合欢皮 20g4剂,每日 1剂,水煎服。半年随访口疮未复发。

-2-

大医说医理

复发性口疮虽多为各种火热上炎而致,但临床也有例外,如本患者之口疮其实是阳虚为主、阴阳两虚的复杂病机下虚阳上浮而产生的病症,然女子以阴血为本,阳虚日久其阴亦有不足,阴不潜阳又促进了虚阳的上浮。其余晨起水肿、手足心热、小便不畅、苔微腻等皆为阳虚为主、阴阳两虚夹湿之征,故当先治以潜阳丹合三才封髓丹去人参以扶正温阳、滋阴潜阳、引火归原。如此而口疮迅速得愈,尚余肝肾不足、阴虚而虚火上逆之病机趋势,若不调理,则口疮仍会复发。故继以二至丸合五子衍宗丸加减,以滋肝补肾、阴阳并调,以期改善体质,减少本病复发。■

☞大医论道:这里没有谣言、没有小道消息,只有权威专家提供的经过验证的健康指南。

首页时政